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纪言纪语 > 以案说纪

“姚警官”为何替赌场当起了“信使”……

 发布时间:2019-10-25

“被告人姚惠良身为负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被告人姚惠良犯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判处拘役四个月。”

 

2019年6月26日,湖州市南浔区法院审判庭内,南浔区公安分局横街警务室辅警姚惠良在听到宣判后,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飘飘然”的“姚警官”流连赌场难自拔

 

已届不惑之年的姚惠良先后干过多份职业,2014年,他成了南浔派出所横街警务室的一名辅警,主要负责警务室警情信息的接收。慢慢地,姚惠良有些“飘飘然”,他觉得周围人看自己的眼光与以往不同了,朋友们都开始称呼他“姚警官”,上门找他一起玩的“朋友”也多了,其中就有“小兄弟”——徐国良。

 

徐国良的表弟计明亮在横街集镇红枫苑小区一间车库内开了家棋牌室,徐国良就在棋牌室内帮忙“抽头”、收“彩钱”。在得知姚惠良喜欢“玩两把”后,他频频邀请姚惠良到棋牌室玩,一来二去,姚惠良成了红枫苑棋牌室的常客,与赌客们称兄道弟,此时的“姚警官”早已将公安人员不能参与赌博的要求、查禁赌博的职责抛在了脑后。

 

600元+两条烟,“姚警官”通风报信当“信使”

 

2018年底,红枫苑棋牌室生意异常火爆,这间20多平方米的小车库里常常聚集了20余人赌博。而令计明亮、徐国良等人“头疼”的是,棋牌室多次被举报,于是他们将赌客转移到了横街集镇农村的几个赌博窝点。但计明亮、徐国良等人认为,转移到农村仍非长久之计,如果能提前得到出警讯息就好了,于是,精于算计的计明亮想到了“姚警官”。

 

2019年2月的一天,徐国良找到姚惠良,“我表弟的棋牌室最近经常被警察查,看看你能不能帮我们盯着点,如果有警察来抓,你提前告诉我们一下,好处当然少不了兄弟的。”

 

姚惠良答应了。于是,在2019年2月20日晚,姚惠良在得知有民警要去红枫苑棋牌室抓赌的消息后,他向徐国良发出了第一条“通风报信”的微信,得到消息后的徐国良立刻组织正在赌场内赌博的人员撤离,公安机关的这次抓赌行动落空了。

 

经查,2019年2月至3月,姚惠良先后多次通过打电话或发微信等方式向徐国良、计明亮泄露其在履职过程中获得的警情信息,致使公安机关查处聚众赌博行为未果。作为回报,姚惠良也收到了计明亮所给的600元“好处费”和两条香烟。

 

赌场被抓“现行”,“姚警官”沦为“阶下囚”

 

2019年3月19日,像往常一样,红枫苑棋牌室内赌客们正在聚众赌博,然而此次却再没有如此好运,轮休的姚惠良未能得到公安机关抓赌的信息,无法通风报信,更为讽刺的是,当日姚惠良也在红枫苑棋牌室赌博,被前来抓赌的民警一并抓获。随后,公安机关把姚惠良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南浔区监委进行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姚惠良把他在履职过程中获悉的警情信息向赌博犯罪分子泄露的违法犯罪行为浮出水面。

 

极为可笑的是,当调查人员告知姚惠良已触犯刑法,涉嫌犯罪时,姚惠良竟懵然不知,觉得自己仅仅是发了微信、打了电话,怎么就会犯罪呢?

 

而回想到单位曾数次组织纪法知识学习和警示教育,自己却从未“走过心”,姚惠良追悔莫及,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我作为一名辅警没有把握好原则和底线,热衷于吃喝玩乐,讲所谓的朋友义气,最终触犯了法律……我很后悔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最终,姚惠良因触犯法律,构成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计明亮、徐国良等人也因涉嫌赌博罪被刑事立案,他们最终也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执纪者说作为一名辅警,姚惠良行使的是国家与人民赋予的查禁违法犯罪的公权力,这就必然要求他牢记职责和使命,清正廉洁、公正执法,而姚惠良却沉迷赌博的低级趣味,与赌徒们称兄道弟,甚至为了蝇头微利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最终跌入犯罪深渊。

 

“编外”并非法外,只要行使公权力,涉嫌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的,都要依法追究责任。所有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都要切实转变思想观念,牢固树立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意识,筑牢思想防线,正确行使好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沈亭)